聚焦省政協“探索我省傳統村落古民居保護新機制”專題協商會
發布時間:2019-11-08  來源:東南網

“讓八閩大地上的傳統村落古民居既留得住‘形’,又守得住‘魂’,真正讓這些深沉古老的歷史記憶‘活’起來!”10月28日,省政協“探索我省傳統村落古民居保護新機制”專題協商會上,主持人最后一句總結語話音未落,全場就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在當天的協商會上,大家直奔主題、交流思想、碰撞火花,建真言、出良策、謀實招,一個個好建議、好點子、好辦法在會上相繼被提出。

留住“形”:繪一幅閩派特色工筆畫

據統計,目前福建的中國歷史文化名鎮村和中國傳統村落總數分別位于全國第2位和第6位。

如此大規模的傳統村落和古民居,如何在修復建設時杜絕“千村一面”,留住閩派特色濃郁的建筑外觀?協商中大家紛紛獻計獻策。

省政協常委林全金在代表民進省委會發言時提出,針對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在保護發展中,存在傳統風格還不夠明顯的問題,應從加強規劃入手解決。他舉了漳浦縣石椅村畬族古民居建筑“種玉堂”、華安縣官畬村“五風樓”民居、泉州市泉港區小壩蒙古族村蒙古包建筑的例子,認為要根據各村的資源稟賦,科學制訂村寨的保護與發展規劃、產業規劃和文化規劃。

“由于保護人才匱乏,在地處偏遠山區的村落,尚有許多古民居仍無法得到專業指導性保護。”民革黨員、注冊城鄉規劃師吳軍和結合自己長期以來規劃設計的工作有感而發,“建議支持鄉鎮村成立古民居保護專有組織,鼓勵優秀的設計人才、團隊參與設計下鄉對點幫扶,研究古民居的建造技藝,繪制古民居保護的美好藍圖。”

永春縣五里街鎮黨委書記林玉品以自己在基層一線的實踐經歷,和參會者分享了鮮活生動的案例。他說,在五里街鎮大羽村、埔頭村、西安村三個傳統村落保護利用的過程中,做到了“老”“新”結合。“老”是利用老建材、傳承老工藝,所有傳統建筑修繕的材料都是收購來的老磚頭、舊木料,修繕時全部聘用本地工匠,這樣既降低了成本,又保留了風貌。“新”是滿足新生活、創新新辦法,修繕中在保風貌前提下預留空調位,增設衛生間、網絡通信等現代生活設施;創新采用“工料分離”辦法,將采購材料和聘請工匠分開進行,估計可節省造價50%~70%。

委員們表示,天下大事,必作于細。要留住傳統村落和古民居建筑上的閩派特色,就必須如同畫工筆畫一般,從整體規劃、人才支持、建筑設計、施工用料等一個個細節抓起,才能一筆筆精細繪就八閩村居的動人畫卷。

守住“魂”:記一縷內心的美麗鄉愁

留住“形”還得守住“魂”,專題協商會上,各方代表對于做好保護工作的探討不斷深入。

“保護傳統村落是記得住鄉愁的根,是弘揚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土,更是文化自信的源流。” 省政協常委劉泓動情地說。他引用《禮記·王制》中“修其教不易其俗,齊其政不異其宜”這句話,強調美麗鄉村建設不能脫離村落的文化語境與自然環境,必須要有自己的文化業態和特色。

省政協常委吳棉國代表致公黨發言提出,建議加強村落的文化遺產和習俗的保護開發,結合傳統村落特色大力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為傳統村落打造屬于自己的文化IP,形成一批有影響、有特色的知名傳統村落文化品牌。

多年來,永春縣龍水村堅持傳承和發揚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漆籃技藝,現在,小小的漆籃已漂洋過海,銷往新加坡、馬來西亞等10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為富民強村的有力引擎。“這是一個加強傳統村落文化遺產保護利用的好例子。”省政協常委楊琳代表農工黨省委會在發言時表示,我省傳統村落文化底蘊深厚,應制定好保護規劃,處理好城鎮化與古村落保護之間的矛盾。

“修一批祖厝,建立村民與家族的情感紐帶,以促進社會和諧;修一批祠堂,建立村民與祖先的血脈溝通,以增強民族凝聚力。”對于如何守住“魂”這一大家高度關注的熱點,省文旅廳負責人在會上回應道,我省堅持以“記得住鄉愁”為主線,不斷深化推進農村文物保護利用,并全面完成省級以上歷史文化名鎮名村保護規劃編制,加強歷史文化名鎮名村保護。

“活”起來:探一條大膽變革的機制新路

如何從政府唱“獨角戲”變為社會各界共唱同臺戲?怎樣才能資源變資產?地方立法深入推進的注意點又是什么?……隨著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拋出,專題協商會的討論焦點最終漸漸鎖定在了機制創新上。畢竟,留住“形”、守住“魂”之后,最重要的是讓沉睡在傳統村落和古民居中的歷史文化記憶都“活”起來,而這最終還是要靠靈活大膽的機制創新來落實。

省政協常委王寧新在代表民建省委會發言時建議,探索創新“多元化、社會化、企業化”保護機制,鼓勵社會組織、企業和個人“認保”傳統村落,探索建立傳統建筑認領保護制度,引導社會力量以及僑資、外資參與到多元保護中來。

省政協課題調研組同樣認為保護僅靠政府唱獨角戲難以為繼。在認同需要引入社會力量參與保護的前提下,調研組認為,可以在創新古民居產權市場交易流程上更進一步,大膽探索新機制:在省級專門的傳統村落綜合信息平臺上發布古民居預出讓信息后,古民居戶主和意向購買人雙方再通過查看洽談達成價格等意向,最后到政府部門同時完成國有征收和市場交易兩個環節手續。與舊機制相比,新機制大膽地將村古民居的國有征收、市場交易兩步并為了一步。調研報告特別指出:“此機制可滿足三方訴求,即古民居戶主希望直接在市場上體現價值;政府希望有章可循,且不用籌措大量征收資金;社會資本希望直接購買一手價格的古民居。”

委員們一致認為,加強對傳統村落的保護,應提高到依法行政的層面。機制體制的創新,必須要在有法可依的框架下,通過深入解讀法規、推動地方立法、完善機制體制的辦法來進行。

“我省傳統村落分布廣泛,各地區經濟和社會發展差異較大,具有很強的地域性,各地級市應充分利用憲法所賦予的該項職權,根據當地實際情況,盡快制訂出臺本地區的傳統村落保護地方性法規。”省政協委員、福州市律師協會副會長廖開展說。

31选7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