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在福州丨“近平同志強調要敢做時代的弄潮人”
發布時間:2020-01-10  來源:學習時報
  采訪對象:林彬,1957年10月生,福州市人。1992年,任福州市政府辦公廳副主任。1997年至2009年,歷任福州市政府副秘書長、長樂市委書記。2015年,任福建海峽出版發行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
 
  采訪組:邱然黃珊陳思
 
  采訪日期:2017年6月3日
 
  采訪地點:福州市芳沁園
 
  采訪組:
 
  林彬同志,您好!您在福州市工作期間,曾在習近平同志直接領導下工作,請談談您對他的印象。
 
  林彬:
 
  上世紀90年代,我曾經在近平同志領導下工作。黨的十八大以后,有朋友跟我聊天時問我:“你和習主席接觸了那么久,對他的印象是什么樣的?以前你都不講,現在他當了國家主席,總可以講講了吧。”
 
  我說:“長說,還是短說?”
 
  朋友說:“短說怎么說?”
 
  我說:“短說的話,我對他的印象可以集中概括為八個字——平民情懷、貴族氣質。我就說這么多,你們要自己體會了。”
 
  朋友說:“老林,賣關子可不行,雖然是短說,你也得展開一下啊,到底這八個字是什么內涵?”
 
  我說:“好吧。先說平民情懷。近平同志的平民情懷是‘斷崖’式實現的:他一下子就從國務院副總理的‘府邸’到了陜北黃土高原黑魆魆的窯洞,過著最艱苦的生活;一下子就從一名高干子弟,成了一名普通知青,成了一個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面對這種天壤之別的反差,近平同志沒有自暴自棄、悲觀絕望,而是努力適應艱苦環境,與農民同甘苦共患難,堅實邁出了走向社會的第一步。在上山下鄉的7年當中,近平同志錘煉了精神和意志,感受了基層民眾的疾苦,鑄就了寬廣博大的平民情懷。所以,今天我們看到,他和老百姓交流的神態是由衷的,是自然流露出來的那種關愛。黨的十八大之后,他提出‘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我相信這是他的肺腑之言,是他平民情懷的集中體現。”
 
  朋友說:“那么,他的貴族氣質怎么講?”
 
  我說:“近平同志的貴族氣質,是骨子里透出來的。他講話沉穩而有哲理,語言平實,卻能深入人心;他走在大堂上,有一種氣定神閑、不言自威的風采。無論是和英國女王乘坐皇家馬車,還是和美國總統奧巴馬、特朗普在一起會談,他的氣場都足以鎮得住場、壓得住陣。他這種貴族氣質,又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傲,而是源于他的平民情懷,以他豐富的執政經歷和強大的自信為前提,是長期積累和沉淀的自然外化。平民情懷和貴族氣質,就像一枚硬幣的兩面,和諧地統一在近平同志身上。”
 
  朋友說:“老林,你講得很好。不過,你對習主席的這些印象,我們沒有和他共事過的人也有所感啊!他的這些經歷,我們也是了解的。所以,你的‘短說’,聽起來還不過癮,你還是再‘長說’一番吧。”
 
  我說:“那好。從我和他一起共事的經歷來看,近平同志身上有‘五個實’,這‘五個實’決定了他能夠取得今天這么大的成就。”
 
  “第一是樸實。他是吃過大苦的人。一下子從相對優越的生活跌入最艱苦的生活,從不適應到適應,從不理解到理解,這個過程改變了他。他和農民一樣在黃土地上春種秋收,和最貧困的群眾一樣‘土里刨食’。所以,他懂得真實的農村,懂得什么是民間疾苦,懂得老百姓最渴望什么,歸根結底,他知道什么叫‘實際’。”
 
  “第二是扎實。他是從基層一步一步干起來的。他當過知青,當過大隊黨支部書記,想盡辦法讓全村老百姓吃飽穿暖;他在中央軍委辦公廳當過工作人員,服務領導同志,做具體工作;之后,他當過縣委副書記、縣委書記、副市長、地委書記、市委書記、省委副書記、省長、省委書記,一直到中央,最后成為全黨的總書記。他從鄉村一步一步干起,從基層一步一步干起,每一步都走得扎扎實實。”
 
  “第三是厚實。這主要是指他深厚的文化底蘊。這是通過博覽群書,通過持續不斷的刻苦學習獲得的。近平同志愛讀書、愛學習是大家都知道的。在福州工作期間,有一個周末,我去給近平同志送材料,之后閑聊了幾句,就聊到了讀書和學習。我問他:‘你在延安插隊時都看什么書?’他說:‘我跟你說我看過什么書,你相信嗎?’我說:‘我相信。’他說:‘我背過《新華字典》。’我聽后,大吃一驚。近平同志的文化底蘊,不僅僅是通過博覽群書,也是通過刻苦勤奮的學習不斷積累起來的。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在黃土高原上一頁一頁地背厚厚的《新華字典》,他是為了把漢字讀懂,讀懂了漢字,之后才能更好地讀懂博大的中國文化。今天,我們看近平同志用典,可以說是信手拈來,隨口而出,用得恰到好處,既不是炫技,也不是‘掉書袋’。這都是基于他對中國文化知根知底的了解。”
 
  “第四是踏實。近平同志非常有遠見,他的遠見在于他有長遠的規劃,而不貪一時之功。他的目的是為官一任、造福一方,而不是在這個地方干幾年,大干快上,努力追求自己的‘政績’‘顯績’,給自己積累‘政治資本’。所以,他在福州工作也好,在省里工作也好,都是踏踏實實地工作,為長遠發展作了厚實的鋪墊。”
 
  “第五是平實。這個特點,應了他的名字。他曾不止一次說,‘我是黃土地的兒子’。他當總書記之后開展的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在縣處級以上領導干部中開展‘三嚴三實’專題教育,充分體現了他平實的一面。”
 
  聽了這“五個實”,我的朋友贊嘆說:“老林,你總結得好啊。”我說:“不是我總結得好,是近平同志做得好。如果他沒有做到,我也總結不出來啊。”
 
  采訪組:
 
  您長期在福州市政府辦公廳工作,對習近平同志當時在福州的施政理念很了解,請介紹一下您的認識和體會。
 
  林彬:
 
  近平同志1990年4月到福州工作。我在他直接領導下工作了6年時間,非常榮幸能夠近距離感受他的人格魅力,領略他的施政風采。他當時的一些決策、風范和德政,令人無法忘記。
 
  一是“3820”的發展構想。記得在上世紀90年代初,全國各地呈現百舸爭流、千帆競發的發展態勢。福州作為全國首批14個沿海開放城市之一,如何抓住歷史機遇實現更好更快的發展,成為全市上下共同關注的問題。1992年,近平同志倡議并主持編制了《福州市20年經濟社會發展戰略設想》,科學謀劃了福州3年、8年、20年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目標、步驟、布局、重點等。后來,我們把這個戰略設想簡稱為“3820”工程。“3820”工程的出臺,經歷了深入調查、廣泛研討和反復論證,既有對時代潮流的精確把握、對福州發展的精準定位,更有對工作具體推進的精心部署、精密推動,可操作性極強,很快贏得福州干部群眾的普遍認可和社會各界的廣泛參與,這一宏偉藍圖如今已變成現實。
 
  二是“沿江向海”的戰略布局。《山海經》上說“閩在海中”,就是說福建在古代是海浸之區。福州是一座伴海而生、因海而興、拓海而榮的港口城市。近平同志到福建工作后,由廈門到寧德再到福州,對江海情有獨鐘。他曾非常明確地指出,福州的城市發展要“沿江向海,東進南下”。我現在還記得他在建設“海上福州”研討會上所說的一句話:“福州的優勢在于江海,福州的出路在于江海,福州的希望在于江海,福州的發展也在于江海。”
 
  三是和諧發展的生態理念。近平同志對福州乃至福建的山山水水非常熟悉,因而對生態福建的把握非常精準深刻。在福州乃至在省里工作期間,他對城鄉綠化、水土治理、環境保護等工作都非常重視,經常利用下鄉和周末時間帶身邊工作人員到城鄉現場調研和指導,很多細節我還記憶猶新。他提出的“綠色工程”“生態省”等一系列生態理念到今天仍然深入人心。
 
  四是“馬上就辦”的工作作風。我非常清晰地記得近平同志在提高工作效率和改進工作作風上強調的“馬上就辦”四個字,這成了當時福州的一句流行語。如今,在福州市委大院里,“馬上就辦”四個大字仍然十分顯眼,時刻提醒著黨員領導干部注重效率,由此凝聚成的“馬真精神”(“馬真”即“馬上就辦、真抓實干”的縮略語)更成為新時期黨政機關工作作風的形象表達。
 
  五是“魚和熊掌不能兼得”的從政準則。我經常在會議、調研和日常生活中聽到近平同志對干部廉潔從政的要求。他說:“當官發財兩股道,領導干部打開了事業發展、個人進步的大門,就要關上個人和家屬經商發財的窗。甘蔗不能兩頭甜。”他要求黨員干部包括身邊工作人員務必始終牢記“魚和熊掌不能兼得”的道理,真正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任何情況下都能穩得住心神、管得住身手、抗得住誘惑、經得住考驗。這個要求不光是對別人講的,他自己也是一以貫之地身體力行。
 
  采訪組:
 
  請您具體談談“3820”工程的起草過程。
 
  林彬:
 
  “3820”工程是福州處于世紀之交,在鄧小平同志南方談話和黨的十四大精神指引下制定的一個跨世紀宏偉工程。這個工程的總工程師,就是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的近平同志。
 
  1992年初,鄧小平同志發表南方談話后,近平同志就在第一時間敏銳地感到這個談話所釋放出來的重大政策信號,隨即在當年5月召開的福州市黨代會上提出“必須加快經濟建設步伐,做到每3至5年上一個新臺階,盡快改變港澳粵閩臺南中國海區域內我們處于‘后排就座’的狀況,研究20年后福州市將達到怎樣一個發展水平”。為此,他親自擔任總指導,專門成立課題組開展發展戰略研究。此后,經過半年多的調查研究、深入分析、反復論證、廣泛征求意見、全民討論,可以說是“萬人答卷,千人調研,百人論證,十易其稿”,終于編制完成《福州市20年經濟社會發展戰略設想》(以下簡稱《戰略設想》)。這個《戰略設想》根據黨的十四大精神及時修訂完善,最后在當年11月召開的市委六屆六次全會上審議通過。
 
  這個《戰略設想》共分為五大部分,分別是“發展基礎和條件”“戰略設想與目標”“戰略步驟”“戰略布局”“戰略重點和措施”。核心是:以3年、8年、20年為時間節點,分“三步走”。第一步:用3年時間(1992年—1995年),使經濟上一個大臺階,主要指標在1990年基礎上翻一番,提前實現小康水平;第二步:用8年時間(1992年—2000年),使全市城鄉各項人均水平等主要指標達到國內先進城市的發展水平;第三步:用20年時間(1990年—2010年),達到或接近亞洲中等發達國家或地區當時的平均發展水平。此外,還有一個戰略目標——把福州建成現代化國際城市;一個戰略布局——開發形成閩江口金三角經濟圈。
 
  采訪組:
 
  “3820”工程戰略規劃有哪些特點?
 
  林彬:
 
  經過20多年的實踐和檢驗,我理解“3820”工程有幾個鮮明特點,我歸結為“四個體現”。
 
  一是體現了對時代潮流的準確把握。著眼于新形勢、新機遇、新世紀,近平同志明確提出,要緊緊抓住鄧小平同志南方談話后的歷史機遇和對我有利的國際形勢,對標國內先進城市和亞洲中等發達國家或地區,加快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步伐,為21世紀福州的發展奠定基礎。這正如近平同志在《戰略設想》序言中說的:“我們是站在創造未來的源頭上,就應當樹立超前意識,敢做時代的弄潮人。”
 
  二是體現了對戰略全局的高瞻遠矚。近平同志反復強調,制定戰略布局要有世界眼光和戰略思維。他說,歷史的經驗和教訓告訴我們,一個地方的建設,如果沒有長遠的規劃,往往會導致建設中產生嚴重的失誤,甚至留下永久的遺憾。因此,福州在大踏步邁向新世紀的進程中,首先要有一個立足于科學、切合實際的長遠戰略設想,才能使福州的改革開放事業譜寫出最雄壯的樂章。《戰略設想》通篇體現了他的戰略思維和寬闊視野。從宏觀層面看,當年制定的戰略目標、步驟、布局都已如期實現,而且與現階段福州發展趨勢基本吻合;從微觀層面看,比如在戰略重點和舉措中提出的把馬尾保稅區建成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自由貿易區、促進兩岸雙向交流和直接“三通”等,也都變成了現實。
 
  三是體現了對自身情況的精準定位。《戰略設想》分析了福州發展的基礎和條件,既看到了自身優勢,也看到了不足,清醒的分析大大增強了戰略措施的針對性和可操作性。比如,《戰略設想》明確指出福州發展最大的制約是基礎設施滯后、主導產業和支柱產業不突出等,所以采取了“狠抓基礎設施建設,用3年時間變成適應型、8年變成適度超前型”的有力措施。這些都充分體現了近平同志一直以來所強調的精準思維。
 
  四是體現了對推進發展的系統統籌。《戰略設想》著眼于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即城區與縣鄉、沿海與山區共同發展,三大產業協調發展,經濟和社會協同發展,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設“兩手抓”,同時還用系統的眼光提出,要加強與閩江流域和閩東北優勢互補,促進全面發展。
 
  采訪組:
 
  “3820”工程給福建留下了什么?未來會帶給福建什么樣的影響?
 
  林彬:
 
  正是得益于近平同志的審時度勢、高瞻遠矚的眼光和實事求是、腳踏實地的作風,“3820”工程的主要發展指標已經如期實現,閩江口金三角經濟圈的戰略布局也已基本形成,而且還將對福州未來的發展產生深遠影響。我想,由近平同志親自推動和領導制定的“3820”工程,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并產生深遠的歷史影響。
 
  先說說精神財富,我認為主要是三個方面。一是“馬真精神”。經過多年的傳承和弘揚,“馬上就辦、真抓實干”的精神在榕城大地蔚然成風。現在的福州,廣大干部干事創業的精氣神十足,全市上下競相發展、比爭趕超的氛圍越來越濃,行政服務的效率和水平也越來越高。比如,市行政服務中心30%的審批事項實現以小時計時,市民服務中心70%的服務事項實現以分鐘計時。二是“功成不必在我”的理念。一張藍圖,繪就20年發展規劃,展現了近平同志“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和“不貪一時之功、不圖一時之名”的實干作風,以及他一直強調的“政貴有恒”的理念。福州的歷屆班子都十分注意堅持政策的穩定性和連續性,堅持一張藍圖繪到底,目前都還在繼續遵循和實施他當年在福州提出的建設“海上福州”“東進南下”的城市發展戰略等。三是科學的思維方法。這體現為近平同志在編制“3820”工程中一以貫之的系統思維、戰略思維、精準思維。福州歷屆市委、市政府班子,都始終繼承這些科學思維方法,圍繞老百姓關注的問題和經濟社會發展存在的短板,通過課題研究形成思路再轉化成項目,進而再堅持不懈抓落實。
 
  再說說福建長遠發展方向的確定。經過25年的發展,閩江口金三角經濟圈發展戰略布局已經成型,并且越來越清晰。實踐證明,20多年前的戰略設想符合發展規律,符合科學發展觀的要求。目前福州的國家級新區建設、城市發展規劃、產業布局,正在按照當年設想的建設閩江口金三角經濟圈的要求不斷展開和推進。這意味著它仍決定著福州未來發展的方向。
 
  最后說說為福州發展奠定的堅實基礎。一是產業基礎。當年引進的冠捷電子、冠旺化纖、東南汽車、南方鋁業等重大項目,至今仍是福州首屈一指的領軍企業,帶動形成了電子信息、機械制造、冶金化工等一批重點主導產業集群。二是基礎設施。建成了一個機場(福州長樂國際機場)、兩條高速(福廈高速和機場高速)、一個港口(福州港)等一批重大基礎設施,大大增強了城市的承載能力。三是平臺支撐。福州經濟技術開發區、保稅港區等一批國家級園區已培育壯大,而今又升級為國家級物聯網產業基地、自貿試驗區、東南大數據產業園等等,這些都成為福州進一步發展的重要支撐和增長點,為未來發展蓄積了強大勢能。
 
  采訪組:
 
  制定“3820”工程后,習近平同志是如何抓好落實并逐步將宏偉設想轉化為現實的?
 
  林彬:
 
  “3820”工程審議通過后,在1993年初召開的市委工作會議上,近平同志強調:“我們的目標、任務及大政方針已經明確后,狠抓落實應當成為今后工作的重要著力點。”我回憶了一下當年近平同志推進工程實施和落實的過程,覺得有這么幾個特點。
 
  一是率先垂范,親力親為。近平同志說過,抓落實,就要身先士卒,迎難而上。哪里工作困難多,哪個環節問題大,領導干部就要到哪里去幫助和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比如,近平同志當年曾多次出訪福州僑商聚集的國家和地區,親自對接和協調冠捷電子、東南汽車等一批重大項目。在他的支持和幫助下,這些大企業在福州落地生根、茁壯成長。又比如,抓民生工作,他放下身子撲到一線體察群眾疾苦。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登上閩江邊的“連家船”,彎腰鉆進低矮的船艙,登岸之后立即召開現場辦公會,要求迅速拿出實實在在的措施解決問題。10個月后,104戶船民家庭結束了“上無片瓦、下無寸土”的生活,搬進了新居。
 
  二是馬上就辦,真抓實干。1990年5月,近平同志剛剛上任福州市委書記9天,就在察看南京軍區某師營地時首次提出“馬上就辦”。近平同志對這點身體力行,反復倡導,常抓不懈,說到做到。1991年1月14日,《福州晚報》上刊登了一則消息——《我們也需要一本“市民辦事指南”》,近平同志看到了,當即拍板編寫,第一時間給群眾反饋,前后只用了50個小時。諸如此類的事情,數不勝數。至今,在馬尾還流傳著近平同志“一中午擬定一份文”“兩天辦好辦廠手續”等故事,工作效率之高,令人驚嘆。在他主政福州后的5年時間里,“馬上就辦”的內涵不斷豐富,機關效能明顯提升。也就是在這5年時間里,福州以年均超過20%的經濟增長率快速前進,迅速躋身全國大中城市前列,成為東南地區改革開放的一面旗幟。
 
  三是謀而后動,滴水穿石。《戰略設想》確定后,市委建議市人大、市政府分別召開相關會議,重新修訂福州“八五”計劃和十年規劃;要求13個縣、市、區以及體改、科技、城建、城管、外經等部門也分別調整各自的發展規劃,從而使整個規劃層層分解,真正落到實處,做到有目標、有督促、有檢查。同時,市委、市政府根據中央每一時期的決策部署,結合福州實際,每年都發布當年全市工作思路,從而使“3820”工程沿著既定的方向順利實施。近平同志還要求全市上下要有一種“滴水穿石、壘土成臺”的韌勁。他強調:“有的問題當然不可能一下子解決,但只要我們一件事、一件事地去落實了,就會日有所進,月有所長,久久為功,不斷取得成效。”近平同志帶著干部群眾苦干實干,咬定青山不放松,不達目的不罷休。正是靠著這份堅韌,他主政時期成為福州綜合實力增長最快、城鄉面貌變化最大、人民得到實惠最多的時期。
 
  四是大膽創新,敢為人先。在擴大開放方面,面對招商難以破局,近平同志反復提到:“不能老強調條件太差、優惠太少、歷史包袱太重、人事關系太復雜,等等。”1994年10月,他在閩江口拉開戰場,親手打造“福州招商月活動”,隨后連年舉辦,后來發展成為國家級的“5·18”海峽兩岸經貿交易會。近平同志還提出,軟環境先行,用好政策和好服務吸引客商。從那時起,“首問責任制”“限時辦結制”“全程代辦制”等諸多服務機制不斷推出,堅持至今。通過政府搭臺,優化軟環境,僑資、臺資、外資紛至沓來,使福州成為當時國內引進大客戶、發展大項目最成功的城市之一。在深化改革方面,上世紀90年代初,外資企業爭相涌入,民營企業蓬勃興起,國有企業步履維艱。但在選擇首批股份制改革試點企業時,誰都不敢試、不愿試。問題報到市委后,近平同志親自拍板決定,由開發區建總(即福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建設總公司)來“試水”。此后,開發區建總的改制上市工作步入快車道,1996年順利在深交所成功上市掛牌交易。
 
  總起來說,近平同志在福州主政期間,核心就是通過倡導和踐行“馬上就辦”的作風,身體力行,帶動引領,緊促工作落實,狠抓作風建設,從而讓大家一茬一茬接著干,直到把“3820”工程這張美麗藍圖在福州大地上變成現實。
 
  采訪組:
 
  長樂是福州離海最近的城市,您后來到長樂工作,任市委書記長達7年半,對習近平同志當時提出的“東進南下,沿江向海”思想是如何理解和實踐的?
 
  林彬:
 
  福州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發祥地,長樂是鄭和七下西洋的重要舟師駐泊地和物資補給地。近平同志主政福州期間,基于對世界經濟發展格局和趨勢的深刻洞察,提出建設“海上福州”的發展戰略,因應“3820”工程的全面實施。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回頭看,近平同志當年提出的“東進南下,沿江向海”,不僅是經濟發展的必然趨勢,而且是培育新增長點的重要途徑,更是一種高瞻遠矚的戰略構想。他任黨的總書記以后,在更加宏大的歷史和地理背景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把建設“海上福州”置于一個更加廣闊的框架下,使之實施的意義更大、施展的空間更大、未來的作用更大、帶動的效益更大。
 
  我到長樂任市委書記后,認為長樂具有特殊地理位置和先天資源稟賦,應當成為實踐近平同志“東進南下,沿江向海”發展戰略的一座重要節點城市。為了把這種認識提升到理性高度,以便在今后施政中更好呼應近平同志當年的倡導,更快落實“東進南下,沿江向海”,我一上任就組織了長樂市黨政領導干部“海上看長樂”活動,長樂市四套班子、鄉鎮黨政領導與市直重要科局的主要負責人都參加了這個活動,效果非常好。很多干部感嘆,自己長期工作生活在長樂,卻不知道長樂有這么好的海洋資源稟賦,有這么廣闊的海洋經濟發展空間。由此,長樂市的黨員干部堅定了開發海洋經濟、打造濱海城市、承接福州發展的信心,增強了“向海進軍”的發展意識。
 
  在長樂工作期間,我始終注重將近平同志建設“海上福州”的戰略構想與長樂特殊區位優勢、基礎條件緊密結合起來,下大力氣在閩江口內港區周邊規劃建設閩江口工業集中區,在松下深水港區規劃建設濱海工業區,在航空港周邊建設空港工業集中區,按照“產品—產業—產業鏈—產業群—產業基地”的發展模式,迅速發展紡織、冶金等大進大出的海洋型工業,為福州做大做強海洋經濟總量作出長樂應有的貢獻。
 
  當時,近平同志在福州城市發展戰略上有一個“東進南下”的大概念。所謂東進,就是向長樂拓展,越過閩江、烏龍江進入東海之濱,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濱海城市。我認為,這不僅是福州發展的大勢所趨,更是長樂發展的難得機遇。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謀劃,我向福州市委、市政府提出建設“濱海生態城”的設想,規劃在長樂漳港、文武砂、鶴上這個“金三角”區域預留足夠的發展空間,先期承接福州城市的某些功能,以此為核心帶動濱海生態城全面建設,區域規劃大體上與福州目前規劃建設的濱海新城一致,謀劃的發展路線大體上也是按照港口群(包括空港與海港)、城市群和產業群“三群”聯動發展的思路。
 
  采訪組:
 
  “生態福建”是習近平同志任福建省長時提出的戰略目標。長樂作為省會城市的窗口,您是如何理解和踐行“生態福建”戰略的?
 
  林彬:
 
  長樂有著獨特的江海風光和生態魅力。在生態保護和生態建設上,長樂既有顯應宮被風沙湮埋的千年記憶,也有上世紀60年代全縣人民戰風斗沙、建設百里沿海防護林的生動實踐。記得我到長樂任職不久,時任福建省長的近平同志在接受中外記者采訪時就明確提出了“把福建省建設成為生態省”的目標和要求。他十分關注長樂的生態建設,提出了許多具體要求。我們當時立足長樂“藍天、碧海、金沙灘”的獨特優勢,按照“把海露出來,把地綠起來,把景美起來”的思路,提出了建設一個基礎設施完善、區域布局科學、生態環境優美、產業結構合理的濱海生態城市的構想。
 
  在實踐近平同志“生態福建”建設過程中,我們主要是通過“點、線、面”相結合的方式,在全市范圍內掀起“綠色革命”,著力把長樂建設成海峽西岸的“綠色明珠”。
 
  體現在“點”上,就是以機場周邊、海蚌保護區、閩江河口濕地、董奉山等為重要節點,著力做好環境綠化、植樹造林、防護林帶和海灘、水質、岸線的保護。這些措施,不僅為機場營造了良好的生態環境,也為后期建設閩江河口國家濕地公園和董奉山國家森林公園打下了良好基礎。
 
  體現在“線”上,就是以打造全長25.5公里的峽漳線“綠色通道工程”為重點,短時間內綠化面積達58.5萬平方米,圓滿完成近平同志美化長樂國際機場主要通道的工作要求。在此基礎上,我們自我加壓,同步推進福北線、西澤線、兩港線等交通主干道的全面綠化。
 
  體現在“面”上,就是提出“讓森林走進城市,讓城市融進森林”的目標,積極營造綠意盎然的人居環境。通過“青山掛白”整治、沿海防護林帶修復、生態公園建設等,幾年間全市共新建、改建了南山公園、森林公園、金剛腿公園、鄭和廣場等30多處生態園林和鄉村景觀,為長樂經濟發展和群眾工作生活提供了更好的生態環境,長樂也因此成為全國綠化模范城、園林城和生態城。
 
  我2009年7月離開長樂。這么多年過去了,回想起這些在長樂實踐“生態福建”建設的工作,依然歷歷在目。這些實踐,不僅給長樂留下了寶貴的生態財富,也讓我們深切感受到“金山銀山”和“綠水青山”并不是對立的。我們深深認識到,有了“綠水青山”,“金山銀山”就不會遙遠。
 
  
31选7开奖走势